太监“割鸟”前必答三句话,说错就惨了!

2020-02-17 07:25:40 作者: 太监“割鸟”

一般来说,古人都尊崇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敢有损伤”的训导,所以清朝“剃发易服”酿成了很多血案。

可有一种人,甭说头发了,就是身上最重要零件儿,也是说割掉就割掉,而且还是求着人家割的。

为此他们还不惜拜师送礼,就为了能在皇帝老儿面前自称一声奴才。

大家知道的,在清朝,一般的人是没有资格在皇帝和王公大臣面前自称奴才的,只有皇亲贵胄和八旗子弟可以在皇帝面前自称奴才。

其余的人即使官居一品,也只能老老实实称臣,如果冒冒失失自称了一声奴才,那就属于“违制”,是要挨耳光的。

就像赵老太爷扇阿Q:“你也配姓赵?”

而清朝王公扇人的理由是:“你也配自称奴才?”

至于为什么会这样,那是因为,在满人的眼里,称臣的始终就是外人,能称奴才的是自己人。

于是很多早年投靠后金的明朝文武官员得到了一个特别的优待!

那就是抬旗,就是划归八旗旗主管辖,隶属旗籍,就有资格自称奴才了。

不过,凡事无绝对,有一种人,不用做官,也不用抬旗,只要割掉一块肉,就可以进宫在皇帝面前自称奴才了。

大家想必已经猜到,这种人有一个统一的称号,叫做太监。

在清朝以前,进宫当太监的人,有的是罪犯或者罪犯家属,当太监是一种惩罚。

《明实录》里记载:“教职净身”一条中有“永乐末年,诏天下学官考绩不称者,许净身入宫训女官辈”的记录。

意思是,你当不好老师,那就剥夺你的民间教师资格,让你进皇宫继续任教。

干不好却能“从地方进中央”,但这却是一个极其侮辱人的惩罚,所以当时各地的“教谕”“训导”都玩儿了命提高教学质量,生怕被“净身”。

土木堡之变的罪魁祸首王振,就是因为教学质量不高又犯了点儿事,这才进了宫。

话说,一个不称职的教师进了宫却能当帝师,没准在当时,入宫当太监也是一种梦想也说不定。

所以,即便到了清朝能成为太监,能自称奴才,也成了很多人的理想,为了实现这一理想,很多人还要行贿送礼,甚至自己动手。

以至于官府不得不下令:“严禁民间自行阉割,否则严惩不贷!”

清朝人想当太监,那也得“过五关斩六将”:

首先要自愿,然后还要由有地位的太监介绍(这叫拜师傅),再然后要立下“婚书”,把自己当成女人“嫁”到皇宫里。

这些手续齐备了,还要准备银子交“手术费”,根据主刀者的资历,从一两到六两银子不等。

做过厨师的人都知道,杀甲鱼这种被老厨师认为“不吉利”的工作都是由新手来做,但是老师傅会传授几句口诀。

让新人在杀甲鱼的时候念叨:“他不卖,我不买;他不吃,我不宰。”

意思是甲鱼如果有灵,那就去找卖甲鱼的和食客算账去,与动刀的厨师无关。

那些“过五关斩六将”终于有资格挨那一刀的人,已经被绑成—个“大”字,还有人揪着辫子按着胳膊和腿,动都动不了了。

主刀“医师”还必须问三句话:

“你这是自愿净身吗?”

“假如你反悔,现在还来得及!”

“那么你断子绝孙,可和我毫无干系!”

挨刀者必须依次回答:“是。”“决不后悔。”

“毫无干系!”

回答的时候还要声音响亮,态度坚决。

只要稍有犹豫,那么马上收起手术工具松绑,赶出门去,预交的手术费也不予退还。

现在想起来,不能不佩服修炼葵花宝典的东方不败和岳不群了:欲练此功必先自宫,即使自宫未必成功,他们也能对自己下得去手。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